ladybug_chatnoir

这er北渊——咸鱼画手加咸鱼文手,咸的不能再咸的那种,主混圈刀乱//瓢虫,沉迷猫瓢

本丸修罗场~

嘛,新人啦所以会非常短小,本丸修罗场了注意!✧٩(ˊωˋ*)و✧甜度也没多甜吧。。。总之将就看着吧



鹤→婶←爷



视角为第三人



ooc(还不是太清楚。。。)



可能会有修罗场。。罒ω罒



笔啥的能吃吗?






☆*☆*☆*☆*☆*☆*☆*☆*☆☆*☆<
“哟!”一团白色突然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直吓得身穿巫女服的女孩惊叫起来:“哇啊啊啊!!”



白色身影也被这突然的叫声给吓到了,他低着头看着还没有缓过神的女孩,带着手套的修长的手掩饰住嘴唇扬起的隐隐约约的笑意,噗的一下笑了出来:“哈哈哈!被吓到了吗?抱歉抱歉,没想到主人你的反应那么大。”



“鹤丸国永!你又吓我!还有,今天不是你做马当番吗?又翘!”浅伊举起手在鹤丸头上轻拍,虽然拍的轻但是频率快,“又翘!又翘!又翘!又!”



在浅伊挥下去的瞬间,鹤丸抓住她的手,痛苦的捂住脑袋,苦笑的看着自家还在生气中的审神者:“停停停!快拍坏了!主人你这是把我当球吗?”



“哼,就把你当球了怎么了?╭(╯^╰)╮”浅伊撅起嘴,双手环胸,头别在一边,表示又不干活还吓人,她很生气!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主人,您见过我这样的球吗?”鹤丸挑了挑白色的细眉,俯身看向矮了自己一截的审神者,金色的眸里有浅浅的笑意和宠溺。



“靠,靠那么近干嘛!////////”浅伊明显感觉到温暖的气息一点点喷洒在脸上,鹤丸放大的俊脸越来越靠近,她双颊马上便染上了红晕,在白嫩的脸上特别明显。她不禁往后小退了一步,却被人拥入怀中,深蓝的宽大衣袖印入眼中。



抬头一看,蓝发的付丧神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背后,低着头,有着新月的眼睛满是宠爱地看着怀中之人,嘴角优雅的弯起,薄唇轻动,温柔的声音传了出来:“哦呀,主人这是在干什么呢?“



”“爷爷!什么时候在后面的?”浅伊惊讶的看着身后之人,一点没有拒绝这个怀抱,金色的眸子好奇地看着抱着自己的老人。



被忽略了很久的鹤丸左眉往上一挑,走上前,不爽的拉过浅伊的一只胳膊,尝试着在不弄疼她的情况下把她拽到自己的怀里。(绝对是拽!)



可三日月怀里的人被抱的死死的,完全拉不动。鹤丸扬起了散发着黑气的微笑:“哟,三日月,你这是在干什么?”



“当然是在抱主人啊。”察觉到鹤丸的杀气,三日月并没有因此松手,同样回复给鹤丸一个也散发黑气的优雅笑容。



“你貌似弄疼主人了吧?”鹤丸继续笑着,把浅伊往自己怀里带了一些,白如雪的额上已经有爆起的井字,眼里的意思明显再说:再不松开你试试。



三日月看懂了鹤丸的意思,但仍旧不放手,又重新把浅伊拉回了自己的怀中,嘴上说着:“哦呀?是吗?那么你放开吧。”其实言下之意是:我不松,这个小姑娘可是爷爷我的所有物呢。



浅伊感觉气场不对,一颗冷汗划过脸颊,她看着这两为散发着黑气却面带友善笑容的老人:“那个。。。你们怎么了?”


END
☆*☆*☆*☆*☆*☆*☆*☆*☆☆*☆


短小没事,以后咱还会发,首先,等我把如何
几张图片一起发给研究清楚了来。


总之食用愉快~


写的不好请不要喷!

谢谢配合!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