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bug_chatnoir

这er北渊——咸鱼画手加咸鱼文手,咸的不能再咸的那种,主混圈刀乱//瓢虫,沉迷猫瓢

本丸修罗场~(2)

新人啦~经常是短小~真是很喜欢写修罗场呢!✧٩(ˊωˋ*)و✧


这次呢是鹤→婶←幼狐(没错我就是不放过姥爷✧٩(ˊωˋ*)و✧)原创婶婶,狐球幼化注意!(因为刚来等级低所以是幼化体的梗)(主鹤婶)


ooc


路人视角~


没啥甜度,就是单纯的修罗场(ง •_•)ง(自己都不清楚)


文笔是啥能吃吗?





☆*☆*☆*☆*☆*☆*☆*☆*☆☆*☆
对于新来的刀小狐丸,浅伊是异常喜欢啊!原因是,她喜欢毛茸茸的事物啊~~(๑•̀ω•́๑)小狐丸那一头飘逸的软乎乎的长发,还有只有她才能触摸的蓬松的尾巴,简直让她爱不释手!!



“我们回来了。”本丸的门被拉开,浅伊知道是出阵队伍回来了,马上站起来冲到门边:“欢迎回来!出阵辛苦了!……呜哇。。怎么回事,满身是伤。鹤丸,不是让你带着小狐丸去2-3练级吗?!”



浅伊心疼的看着两人身上的伤痕血迹,白色的细眉不禁皱在了一起。鹤丸挠了挠头,无所谓的笑了笑:“没事啦主人,只是遇见了几次检非而已,这点伤,手入一下就没事了~”



“嘿呦检非,我跟你拼了!”浅伊额头上爆起了井字,捞起袖子,气冲冲正准备出去胖揍一顿检非,一只小手拉住了她的衣袖。



浅伊停止迈开的脚步,低头一看,幼化体的小狐丸到处可见伤痕,白色的狐耳一抖一抖的,软软的声音让浅伊整个人的心都化了:“路基撒嘛,小狐好疼,路基撒嘛帮小狐手入好不好?”



“好好好!手入手入!现在就去手入!”浅伊抱起小狐丸就快速往手入室冲刺,完全一副不想耽搁一秒钟的样子,被忽略的鹤丸(姥爷经常被忽略hhhhh)踩着松糕鞋噔噔噔的也冲着手入室跑去,边跑还边说:“诶~我也想要主人帮我手入耶~” “多大的人了!还撒娇!”此句话来自浅伊婶婶的怒吼。



来到手入室,鹤丸看见浅伊跪坐在手入室里,一手拿着打粉,一手抱着小狐丸,小心翼翼地给坐在她大腿上的小狐丸手入,这场景,别说多有爱了!



鹤丸鼓起了包子脸,不爽的看着小狐丸,啪地坐在了浅伊身后,修长的双腿将浅伊困住,伸出白皙的双臂环住了她的细腰,头枕在她的肩膀上,温热的吐息喷洒在浅伊的耳朵上:“主人~不要那么狠心嘛~”



浅伊没有理他,继续给小狐丸手入,小狐丸胜利的看着鹤丸,抬起头冲着浅伊甜甜的一笑:“路基撒嘛,小狐很努力了,摸摸小狐好不好?”



“好~”浅伊扬起了笑颜,伸出白嫩的手轻轻抚摸小狐丸的头,小狐丸还带着撒娇的意味蹭了蹭她的掌心,这在鹤丸眼里着实刺眼。



“主人,难道你还在为中午的恶作剧生气?”鹤丸有些失落的抱紧了浅伊,但仍敌意的瞪着小狐丸。“这是你给我的草莓汁里加辣椒粉的惩罚。”浅伊终于回应了鹤丸,这让鹤丸心情好了不少。



“不就是辣椒粉吗?有那么严重吗。。。”鹤丸嘟着嘴小声嘟囔着,可因为靠着浅伊十分近的原因,这句话她清楚的听见了。



浅伊放下小狐丸,猛的转过身委屈的用和鹤丸一样的金眸看着他大吼到:“什么叫辣椒粉而已?!那是朝天椒啊朝天椒!!qwq你也不看看当时我被辣的嘴唇都肿了!声音都嘶哑了QAQ平时的恶作剧也就算了可这次太过了吧!”



白发付丧神把头又重新枕在了浅伊的肩上,用脸蹭了蹭浅伊的脖子,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浅伊感觉到了对方的歉意,还是开玩笑的笑着说了一句:“噗,没诚意!”



鹤丸勾起了嘴角,眼里闪过一丝光,他的大手握住浅伊的手,放在了他自己裸露的胸口上,戏谑充满诱惑力的声音随即传了出来:“主人啊,你看,我心跳的那么快,还不算诚意吗?”



“?!”看着浅伊渐渐变红的脸和不知所措的慌乱表情,鹤丸觉得真是太可爱了!同时,他又一脸我才是胜利者!只有我才能让她如此害羞慌乱的表情看着坐在浅伊身边的脸鼓得真的可以称为包子的小狐丸。



和小狐丸抢主人,小狐丸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从手入室里,只听见了一声惨叫:“啊啊啊啊!!!小鬼松口啊!!很痛啊喂!!!”



哎呀,今天的本丸也是十分和谐啊~(ˊωˋ*)(喝茶)



END
☆*☆*☆*☆*☆*☆*☆*☆*☆☆*☆
真的非常短小!


写的不好,不喜欢请勿喷!
谢谢配合!~o(〃'▽'〃)o


总之还是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