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bug_chatnoir

这er北渊——咸鱼画手加咸鱼文手,咸的不能再咸的那种,主混圈刀乱//瓢虫,沉迷猫瓢

【小甜文】我家婶婶真轻~☆

新人写文,不喜勿喷谢谢∠(°ゝ°)敬礼(写不长啊。。哭死)

cp向鹤→婶,(可能会有亲亲?)嘛,这次应该是发糖的小甜文吧

原创婶婶,ooc有,视角第三人

文笔是啥,能吃吗?(。•ω•)σ)´Д`)(不能吃我不要了,谢谢)

☆*☆*☆*☆*☆*☆*☆*☆*☆☆*☆*
今天的本丸也是热闹的不得了✧٩(ˊωˋ*)و✧自从家里的短刀多了后,浅伊总是被拉出去玩,没办法拒绝啊,短刀天使们辣么可耐o(*////▽////*)q

浅伊躲在一棵大树后面,伸出脑袋有些紧张的看着就在不远处寻找着其他人身影的乱。

“哟,主人你在干什么呢?”随着一声呼喊,从本丸里出来的白发付丧神刚出去就看见一团白色在绿色之中。

浅伊一惊,飞快的扑向付丧神用手捂住他的嘴巴。付丧神没有预料到这突然的熊抱,只得本能的抱住她,而因为冲击力被扑倒在地上,形成一个婶上他下的姿势。

“这真是吓到我了~”白发付丧神有许些惊讶,露出了一个坏笑。浅伊金色的眼眸望着他,压低了声音说:“鹤丸你小声点!如果被乱酱发现会受惩罚的!”

鹤丸一只手揽住趴在他身上的女生的细腰,一只手拿开她捂住自己嘴巴的手,满意的抱着她:“是是~难得主人那么主动,我不会发出声音的。”

而正在被吃豆腐的浅伊半撑起身体,完全沉浸在游戏的紧张中,完全不在意鹤丸的手在摸她的腰,也不在意现在这种暧昧的姿势。

鹤丸静静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浅伊,漂亮的白色短发,精致的侧脸,水灵的金眸,像个小小的发光体。

“我说主人,你还真轻。”鹤丸微微坐起,修长的手指缠上浅伊的一缕发丝,脸稍微凑近了点。浅伊依然没把注意力转移过来,只是轻轻应了一声:“嗯?”

鹤丸双手搂住浅伊,带着莫名的宠爱说:“不过身材还不错~☆” “……啥?!你看哪里呢?!”浅伊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吃豆腐,脸上染上红晕伸出手想要退开鹤丸从他怀里起来,但由于付丧神的力气远远大过于她,她失败了╮(╯_╰)╭

鹤丸凑到浅伊耳边,低语的声音让浅伊觉得耳朵痒痒的:“主人,你这么是在诱惑我吗?虽然我本体是一把刀,但现在可是一个男人啊。”

浅伊听的一头雾水,她皱起眉,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什么跟什……唔?!”

放大的俊脸就在她的眼前,闭上的双眸让她看清了他白色的睫毛,被扣紧的后脑勺,加重的带有占有欲的吻让她感觉呼吸越来越急促,快没有氧气的她只能捶打他的后背示意停下来。

鹤丸也注意到她到了极限,恋恋不舍的伸出舌尖轻轻勾勒了一下浅伊的唇线,这才离开她的唇。终于可以呼吸的浅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紧贴的身体,暧昧的姿势,凑近的脸庞,鹤丸充满魅惑力的眨了一下眼:“主人的初吻,我☆收☆下☆了~”

仿佛被戳穿秘密一样,浅伊脸上的绯红如夕阳一样:“谁谁谁谁说是初吻了!我我我的初吻早就给别人了!!” “哦?这可真是吓到我了,给谁了?”鹤丸一挑眉,嘴角挂着溺爱的笑。

“总,总之那个人比你帅!比你白!比你好看!……”自己挖的坑,死也要挖完!浅伊红着脸,慌乱的说出一大堆连自己都没听清楚的话。还没说完,说话权就被再次夺去了。

鹤丸趁着她说话的当,抓准了时机又一次封锁了她的双唇。这次他没有等待,直接长驱而入,在她的领域放肆的侵犯,勾起她的小舌逼迫她和他一起共舞。

当浅伊伸出手打算推开他以表示抗议时,双手被他一只手给压制住,她无力反抗。

鹤丸离开了她被吻得红肿而水润的唇,暧昧的银丝连接着两人,鹤丸用额头贴在浅伊的额头上,低沉磁性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主人,你说的那个人,不就是我吗?没想到主人你那么爱我啊,真是吓到我了~☆”

浅伊被这么莫名其妙的吻了两次,还被夺走了初吻,有点生气了:“都是些啥子鬼?!鹤丸你脑袋坏了吗?快停下!”

“不要,停不下来了。”鹤丸只是在她耳边轻语了一句,马上站起来横腰抱起她,轻松快步走回审神者的房间。

刚进门,浅伊死死拉住门框,死活都不撒手,鹤丸没有办法,苦笑不得的在她脸上轻轻啵了一下,又一次被吓傻的浅伊回过神来时已经被放在了床铺上。

她带着一点点恐惧,看着鹤丸逐一拉上窗帘关好门,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最后双手撑在她的身侧。浅伊颤抖的发出了疑问:“你你你,你要做什么……?”只见鹤丸伸出手指放在唇边做出一个嘘的手势:“主人,要提前天☆黑☆关☆灯☆咯?”

END

啊,我不写了,太羞了o(*////▽////*)q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ゝ°)敬礼
☆*☆*☆*☆*☆*☆*☆*☆*☆☆*☆*
新人写文,不喜勿喷谢谢!✧٩(ˊωˋ*)و✧

总之先请你们大声的告诉我这颗糖好次吗?(*๓´╰╯`๓)♡

喜欢的话我还会写的(*๓´╰╯`๓)♡看文的小天使们告诉我下一次你们想看谁和婶?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