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bug_chatnoir

这er北渊——咸鱼画手加咸鱼文手,咸的不能再咸的那种,主混圈刀乱//瓢虫,沉迷猫瓢

【鹤乱】你动他试试

如标题,这次我写个不一样的,鹤乱第一篇让我来!✧٩(ˊωˋ*)و✧写的不好,不喜勿喷,谢谢小天使们配合!(自己给自己发糖,我喜欢的怎么都是冷cp(´°̥̥̥̥̥̥̥̥ω°̥̥̥̥̥̥̥̥`)啊比如乱刃)


鹤↔乱←男审(ooc有,出阵受伤,不苏,后面才有甜度,但是只有那么一丢丢)(这里面乱酱会很帅!谁说短刀无法保护别人?)


看你们都在写三日鹤鹤一期,我写个不一样滴!


那么,食用愉快♡(粗长注意!)
☆*☆*☆*☆*☆*☆*☆*☆*☆
“主上!鹤丸桑去哪里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他!”乱不顾裙子的不方便,大步跑向审神者工作的房间,把纸门猛的拉开。


“乱酱,怎么那么急?极化后的裙子很短哦,不要跑。”坐在榻榻米上的审神者宠溺的笑了笑,朝乱招了招手,“过来,帮你把衣服理一下。”


“……主上,现在这个不重要,我在问你,鹤丸桑呢?”乱走了过去,随意整理了一下刚才因为奔跑而乱掉的衣服,“如果主上不知道的话,那么我就不打扰了。”


乱微微鞠躬刚转身准备出去,审神者马上拉住了他,乱转头,引入眼中的是审神者紧皱着眉头的脸。乱偏了一下头,看着自己的主,有些疑惑:“主上还有什么事吗?”


“乱酱……你什么时候这么在意鹤丸国永了?…不许你这样……我只准你看着我!”最后一句话,审神者几乎是用吼的,被情绪转变过大的审神者吓到,乱愣了愣,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他马上意识到一点,鹤丸有危险。


“主上,你是什么意思?鹤丸桑到底在哪?!”乱皱紧了眉,也不顾这对主是否礼貌,他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鹤丸出了什么意外,就算是自己的主上,也不会原谅。


“在54怎么了,这是锻炼他让他升级!乱酱,其实你喜欢鹤丸国永对吧?”审神者也看到了乱眼中散发的冷气,平常的印象里乱都是活泼可爱的样子,现在这个陌生可怕的眼神,着实吓到他。


听见鹤丸一个人在54,乱天蓝的眸子猛的一缩,什么也没说转身就想朝54的方向跑去,可审神者哪里会让乱就这么离开:“乱酱!不许你去!回答我!”


乱没有听,马上把手抽开,露出的表情是审神者最不想看到的——失望,愤怒到极致的那种,冷漠的表情。乱说了一句话,让审神者就像雕像一样愣在原地。


“主上,你真是让乱失望透了。”


“啧……真是难缠…”鹤丸冷笑了一下,随意擦一下嘴角的血,把刀撑在地上,暂时的休息了一下,看着向自己看来的太刀,马上拔刀抵挡,可没注意到身后还有一把胁差正快速向自己刺过来。


“唔!”肩膀被刺穿,身上已经沾染了许多红色,肩膀处变得更红,鹤丸已经分不清是敌人的血,还是自己的,他快速砍掉那两把太刀和胁差,捂着肩膀,有些虚弱的单膝跪坐在地上,看着砍向自己的太刀,闭上了眼睛。『乱,抱歉啊,不能回去陪你了。』


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鹤丸只听见刀相碰撞发出的刺耳摩擦声和一声怒吼:“你们敢碰他试试!!!”


听见最熟悉的声音,鹤丸猛的睁开眼睛,引入眼中的果然是那一抹粉,他勾起嘴角笑了一下,低声念出了他最思念的人儿的名字:“乱……”


乱极化后比原来强大了很多,高速闪避狠击,乱很快解决了敌刀后就马上赶到鹤丸身边查看他的伤势。


“没事吧?!伤很痛吗?!抱歉…我没有及时赶到,才让你…受了那么多伤……”半跪着,乱感觉心一阵绞痛,轻抚着他的脸,努力忍住的眼泪终于在看到鹤丸身上的一片血红和伤痕后夺眶而出。


乱的眼泪一不小心滴到了鹤丸的脸上,鹤丸看着努力忍住的乱,心疼的捧着他的脸,轻轻的吻去了他的眼泪,把他慢慢抱在怀里,轻声哄着:“好了好了,乱不哭了,我不是没事吗?你这样我很心疼啊,再说了,染上红色就更像鹤了,不是吗?”想让乱稍微开心一点,鹤灿烂的笑了一下。


“……才不是呢…如果乱早点到,你就不会受那么多伤了,对不起…”乱在鹤丸的怀里呆了一会儿就把鹤丸扶起来,“赶快回去治疗,不能再让伤口更严重了!”


鹤丸看着乱哭红的眼睛,宠溺的笑了:“像只小兔子一样,真可爱~嗯呢,要赶快回去治疗呢,不然我的小兔子要哭的更厉害了。”说着刮了一下乱的鼻子。


乱嘟了嘟嘴,还是忍不住笑了:“知道就好。”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ゝ°)敬礼
不喜勿喷谢谢配合!∠(°ゝ°)敬礼


嘛,感觉自己写的最长的一次|ω•`)


小天使们告诉我这颗不一样的糖好吃吗?(灬°ω°灬)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