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bug_chatnoir

这er北渊——咸鱼画手加咸鱼文手,咸的不能再咸的那种,主混圈刀乱//瓢虫,沉迷猫瓢

【玻璃渣】为你而死,有何不可

啊……我又回来了——!这次依旧是写鹤乱,因为有了一个好梗!(貌似会被我写成烂梗……)嘛……总之,不喜勿喷谢谢小天使们的配合!(。・`ω´・)

鹤⇔乱,ooc严重注意!玻璃渣注意!完全不甜注意!短小注意!(乱乱碎刀注意,后面会回来哒!)

文笔是啥可以吃么??

那么,食用愉快♪
☆*☆*☆*☆*☆*☆*☆*☆*☆☆*☆*☆

审神者安排着工作,许些担心的看着已经连续一个多月不停出阵的鹤丸,犹豫的开口:“鹤丸,5-4的出阵就拜托你了。”

“是,交给我吧。”鹤丸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以往带着爽朗笑容的脸不见了。自从一个月前乱暗堕从本丸消失后,鹤丸变得不像自己,往常本丸到处都能看见的一抹白色不见了,他不再恶作剧,这是最糟糕的。

鹤丸不停的战斗,试图忘记乱暗堕消失的事实,可是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让他知道了,他办不到。

战斗的号声吹响,鹤丸像往常一样拔刀准备战斗,没有感情色彩的眸子往敌方一望的时候,他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嘴中喃喃自语:“乱……乱…?!”

其他人已经拔刀战斗,只有鹤丸还愣在原地,他确认似的往暗堕乱的脖子上看去。……绝对不会错,是乱,他的脖子上有七夕节自己送给他的玉坠!

鹤丸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乱,拔刀帮他抵住砍去的药研的刀。药研惊讶的看着眼前人无法让人理解的举动:“鹤丸殿下你在做什么?!”

“这是乱啊!在做什么是我要问你的吧!”鹤丸看着药研,压抑不住情绪的吼了出来。药研同其他人第一次看见如此失控的鹤丸,只得把乱给他处理,自己去处理其他敌人。

见药研收回刀离去,鹤丸才把本体放下,转身低头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人儿,颤抖着伸出细长的手指轻轻抚摸乱额头上的骨刺,拇指指腹轻揉他红色眼睛下的黑色纹路,温柔的苦笑看起来让人很揪心:“乱……我终于找到你了…啊啊…你这幅模样真是吓到我了,骨刺,很痛吧……?”

暗堕乱没有动手,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无法动弹,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在喊不能伤害眼前的人。暗堕乱只是有些惊讶的睁着自己腥红的眼睛,看着鹤丸的举动。

“玉坠……你一直都没摘下来啊…”鹤丸看着暗堕乱脖子上依旧洁白的玉坠,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涩,他伸出双臂,轻轻把面前的小人纳入怀中,“乱,我们回去恶作剧好不好…?”

暗堕乱一惊,本能的把手握住刀柄可是怎么也拔不动,左眼的腥红里渐渐混着些漂亮的蓝色,他艰难的发声:“鹤…鹤……丸……唔?!”左眼传来刺痛,他一把推开鹤丸手捂着左眼,放下手后,刚才有的蓝色全不见了,只有陌生的红色。

“乱……?!”鹤丸被暗堕乱的这一动作给惊到,想去看看他有没有事却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的敌太刀朝自己刺去。暗堕乱看到了身后情况本能的冲到他身后帮他挡住了这一刀,刀刃从他的小腹刺穿,带着锈铁味道的血慢慢从腹部和嘴角留下。暗堕乱拔刀将敌太刀砍杀,右手握住刀刃将刀拔出,嘴中清晰的说了几个让鹤丸想也没想到的字:“呐…杀了我吧。”

鹤丸睁大了眼,瞳孔猛的一缩,吼道:“怎么可能啊!喂!这可不是恶作剧!你在说什么傻话?!”

“快点…趁我还有意识……唔!……啊啊!!”暗堕乱捂住头部,尔后便失去意识拔刀朝鹤丸刺去,“?!”及时反应过来,鹤丸抬刀挡住这一击,刀剑相碰发出了刺耳摩擦音,鹤丸看着暗堕乱,大声吼着发泄着自己的心里的难受:“乱!不要这样!听我说话啊乱!!”

当暗堕乱把刀刺向鹤丸胸口的时候,鹤丸认命的闭上眼,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只有手上有一抹温热。鹤丸睁开眼,眼前的景象让他的瞳孔猛缩。

暗堕乱的本体被扔在了地上,他握着鹤丸一直颤抖的手,将鹤丸的本体刺穿自己的胸膛。达到目的似得,暗堕乱的手从刀柄上滑落,无力的往后倾,却被鹤丸及时接住。

“乱!!”鹤丸的手托着暗堕乱的脑袋,盘腿坐下把乱放在他的腿上抱着,“为什么啊乱……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再也忍耐不住,晶莹的液体顺着鹤丸的眼角落下。当暗堕乱虚弱的睁开眼时,左眼已经完全恢复成了水蓝,轻声笑了:“吓到了吗…?”

“吓到了…真的吓到了……”鹤丸看到暗堕乱的表情,心说不出的疼,充满莹光的双眸迷恋的看着他蓝色的眼睛。“哈哈……乱终于吓到你了啦……”暗堕乱看了看自己逐渐透明的身体,转头看向鹤丸,伸出右手抚上鹤丸的脸颊,拇指拭去眼泪,勉强的扯出一个安抚的笑容“笑一笑…”

看见这揪心的笑容,鹤丸也感受到怀中的人在渐渐消散,泪水越发的一发不可收拾,他将暗堕乱抱的更紧,最后只听见耳边的轻语:“拜托了……不要哭,等我回来…”
当鹤丸垂下手,掌中只有一个白色的玉坠。

几日后。

“鹤丸——刀已经锻好了,你去看看——”收到审神者的命令,鹤丸轻步向锻刀房移去,来到锻刀房,映入眼中的是明亮的橘色。

金色的眸子一缩,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儿转过身冲他笑:“我是乱藤四郎!呐,想和我一起乱舞吗——”人儿顿停顿了一下,快步走到鹤丸面前,抬头甜笑的望着他,“白鹤先生,我回来了——!”

确认这不是梦后,鹤丸猛的将乱纳入怀中,把他抱起来。鹤丸的手掌扣着乱的后脑勺,万千喜悦都化成了最有说服力的吻。

“欢迎回来,我的小兔子♥!”

END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٩۹(๑•̀ω•́ ๑)۶
☆*☆*☆*☆*☆*☆*☆*☆*☆☆*☆*☆
完全写不长orz

我会努力的!orz




评论

热度(9)